Friday, June 29, 2012

吴华英 @xinceng34:我眼里的朱承志大哥(多图)

吴华英

(首发,欢迎转载)

我眼里的承志大哥,他的言行举止,只是在践行和行使公民的权利。这些权利也是我们国家领导在一些大场面,公开倡导,如:公民有知情权、参与权、表达权和监督权。一位说真话的老人,不应该被有罪!

朱承志大哥,虽已花甲之年,仍在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公民。近几年来,他奔赴在祖国各地,关注其目光所及的每个贫弱的生命,声援因追求自由而失去自由的公民,从开始的北京天安门流民、围观“福建三网民诬陷案”、围观“王荔蕻寻衅滋事案”、自由陈光诚等等关注事件中,最后因追问李旺阳死亡真相而被困当地政府湖南邵阳。从起初的十天的行政处罚,未等朱大哥迈出拘留所,又被转进看守所。从朱大哥爱人的忧心忡忡的电话,喻示着朱大哥的处境不乐观。

每天在网上看到有关朱大哥的消息,除了担心还是担心,面对残酷的现状,倍感无力。

最初认识朱承志大哥,来自互联网。感谢互联网,它让不同命运、相同遭遇的人,从网络走向现实,从而相互关注、声援、守望。

2008年在北京认识了老虎庙,返闽后,我天天都在关注老虎庙的博客,当时,朱大哥为自己资产被侵吞的事,在云南法院静坐,抗议司法不公,那些抗议的图片,在老虎庙博客里更替出现。朱大哥给人印象最深,当是他与众不同的一摞山羊胡须、一副仙风道骨的神态、特有的地方方言的表达模式。

2010年6月30日,当我一年刑满走出福州第二看守所时,除亲人和好友外,到马尾现场围观“福建三网民诬陷案”的朱承志大哥和广东的天理(陈启棠)、苏昌兰等三位网友来接我出狱。那天,好在有朱大哥和天理等人的解围,我才摆脱当地公安的控制,他们欲押我回当地作笔录。

出狱后,我从网络上看到全国各地关注司法公正的网友,亲赴福州马尾法院现场,为三网民呼吁呐喊。那时,朱大哥与法院交涉要求旁听、当马尾法院的保安要驱赶网友时,睿智的朱大哥,组织网友为青海地震默哀、当三网民被获刑时,围观现场的朱大哥伤心地跟孩子一样地哭了……那段时间,我都在消化这份丰厚的感激。

当我走出一年的牢狱,回到家中,朱承志似一位大哥哥一样,时时通过电话,安慰我这位深陷命运泥沼的南方妹妹,鼓励我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放弃希望,有许多人在关注你弟弟吴昌龙的命运,无罪的人被不自由,那已不是你家个人的事,而是所有人的事情……。

2011年3月5日,我往北京途经河北香河被当地国保以“冒用他人身份证”的罪名,被关香河拘留所,处以十天行政拘留。时值北京茉莉花事件最高温时期,福建欲通过香河之手,将我再次构陷。送拘的当天晚上,我拒绝在解除拘押单上签名,当晚才幸免被香河国保带走。七天后,香河国保又来拘留所提审,当国保打开我的手机,铃声马上响起,语音重复提示“云南朱承志”,并问朱承志是谁……。那情境,我心中一阵狂喜,这是我失去七天自由后,不知福建黑手又将如何构陷我,在那沮丧的日子里,朱大哥却在不远处,不离不弃地拔打我的手机号。那时,我深切地感受,我不孤单,外面还有朱大哥、还有正义的网友们关注的目光。写到这里,我再次拔打朱大哥手机号:13887665440,却被告知“你好,你所拔打的用户已将电话呼转到中国移动来电提醒业务中”。而今,朱大哥,你失去自由了,我们却无法让你现场感受到我们的关注热线直播呀。

自我出狱时,见过朱大哥一面,后均通过电话保持联系。后来,计划两次赴京,与北京网友及朱大哥等人会见,均没走成。

2011年8月12日,王荔蕻大姐“寻衅滋事案”在北京温榆河法院开庭,我到北京后被当地政府连夜带走,没能依约与朱大哥在法院门口见面。同年10月20日,朱大哥从云南坐飞机赶到北京,围观王大姐案开庭。

庭审三天后的22日,我和福建魏英、林兰英三人赶到北京与朱大哥会面。当晚,我们也住进朱大哥入住的北京梦之旅青年旅舍。因我被列入黑名单,一入住登记身份证的旅馆,马上遭当地派出所上门骚扰。当晚十一点,寒意袭人的深秋夜晚,朱大哥孤身一人执意送我等三人到北京前门附近安全地带,才返回梦之旅青年旅舍。

10月24日,我等三人终于与在朝阳附近的朱大哥会合。那时,特别的歉意,由于路况不熟悉,让长者朱大哥,久候一个小时,朱大哥还是那句话“没得事、没得事”。我们四人辗转来到关押王荔蕻大姐的朝阳看守所。我们想通过寄钱的方式,让大姐知道她不孤单。没想到这一小小愿望却被百般刁难:下班了不能寄、一个月只能寄一次、不是近亲属不能寄……。沮丧的我们在公民朱承志陪同下,又折回办理大厅,朱大哥要求看守所管理人员拿出不能寄钱的法律依据!那个女工作员惊叫起来:怎么又是你,每一次都有你!后在不怒自威的朱大哥据理力争下,我等三人顺利给王大姐寄了点心意。

还在朝阳看守所的朱大哥,接到闽清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电话,她在北上的列车上,下午会到北京西客站。随后,我等五人赶到火车西站,见到林秀英,朱大哥耐心地安慰林妈妈,并和十来个闽清访民一起吃饭、道别。

10月25日,朱大哥和纪斯尊、魏英、林兰英及我一行五人到万里长城八达岭最高处,展开庆祝王荔蕻生日快乐的图片,朱大哥向好奇的游客介绍一位面对苦难不愿沉默的将军女儿——北京王荔蕻。她为了声援福建三网友,与全国各地网友亲赴福州马尾法院现场声援、围观。没想到,在王荔蕻等网友的关注下,三网友吴华英、游精佑、范燕琼相继走出福州市第二看守所,关注者王荔蕻却遭秋后算帐,于2011年3月21日被抓捕,以围观福州马尾4.16现场的“寻衅滋事罪”而获刑九个月。

10月26日,朱大哥和我又坐上南下的列车,期间一点小插曲:当时,由于时间仓促,只买到最后一张站票,顺购了一张站台票。到了火车站台上,有票贩在兜售卧铺票,朱大哥要下一张550元高价卧铺票,为防假票,说好到了车厢确定铺位再付钱。本想再为我换一张硬座或卧铺票,不料,票贩却出而反而,要收回那张票,卖个更高价位的乘客。在争执过程,平时谦和的朱大哥,得理不饶人。看到身边又涌来几位票贩,我很担心地凑近朱大哥身边:算了吧,朱大哥,我们退票,等明天再走。朱大哥笑着道:没得事,他们不敢怎样……。马上要发车了,票贩子看到朱大哥言谈举止、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不会轻易被唬弄的,就不再坚持收回车票。火车上,朱大哥通过列车长,以我是他闺女的名义,给我弄到一张探亲卡,让我从拥挤的过道,到了卧铺车厢坐上几个小时,直到睡觉前才离开。第二天一早,朱大哥又说通列车长,我这个冒名的“闺女”又能到朱大哥的车厢小坐,舒缓一下站了一夜僵硬的双腿,让这漫长的苦途,有了这份“亲情”的调剂,不再单调、难熬。期间,朱大哥说:华英,是这样的,实在买不到卧铺票了,要是有,再贵一些,我也舍得买下它,让你有位子坐。当时,我有感而发:朱大哥,看到你总会将智慧淋漓尽致地发挥,创造有限条件,让同行者分享你的成果,跟着有丰富生活阅历的你,也少吃不少的苦,同时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,此趟北京之旅,受益匪浅呀……。

朱大哥此次南下,为去围观10月28日石狮法院审理“福建6.28福远渔海难李祥谋案”开庭。当天,石狮法院庭内武警站岗,庭外民众围观。为了参加福建三网友之一游精佑在福州为王大姐开设的庆生宴,傍晚五点多朱承志大哥提前离开旁听现场,和我等三人一同赶赴福州。途中朱大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庭审过程,是坚持为死者讨说法的船东李祥谋在审判司法官员的良知、控诉揭露6.28福远渔海难内幕。

晚上八点多,朱大哥和我等几人终于赶到福州,参加了王荔蕻大姐的庆生宴。朱大哥当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和对王大姐美好的祝福,他的乐观精神,总会感染着悲观的我。

有件事,我一直歉疚着。去年,朱承志大哥案子在云南法院开庭,我却因琐事而走不开,没能到现场去围观。每每朱大哥打电话宽慰我,关心到家庭每一个成员,你的父母身体好吗?小杜梅在外面好不好?你弟弟的案情有进展吗?等等话题,我总表达我的歉意,朱大哥总说“没得事、没得事,我那只是财产的问题,根本不值得一提,我从来也没把它当作一回事。你就不同了,人命关天案,关乎到你弟弟的一生清白和自由的问题,你弟弟吴昌龙的案子才重要……。

我和朱大哥每次通话的时间都不短,我们之间的通话,大多是朱大哥打来,每次从电话那端传来的笑声,也会感染了我,使我暂时忘了“福清纪委爆炸案”中弟弟吴昌龙的命运,忘了苦闷岁月的逼迫。

朱大哥,今天是你失去自由第22天的日子,当你拒绝写保证书,保证在真相面前保持沉默的时候,你的命运就注定将会有波折。在每一个在面对苦难不再沉默的时刻,这个令人心伤的社会环境正在进行自我净化过程,可能过程很漫长,也可能会很快!这一切,都取决于每个公民的觉醒和参与,若能与你一样,为了捍卫《宪法》和《法律》赋予的权利,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公民,而付出自由的代价,这个改变就快了,我们也会很快相聚在自由的日子里。

2012年6月28日

朱承志(左1)和朋友们在北京声援王荔蕻

朱承志(右前1)和朋友们为狱中的王荔蕻庆祝生日

朱承志(右后1)和朋友们声援渔民



1 comment: